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女神傲世录
女神傲世录
上古,混沌初开,创造女神迦那亚从混沌初生,整个宇宙只有她存在,太寂寞了于是她创造了世界。创造出人类-但,很快的,她就觉得无聊了,于是她选了些内心邪恶或愚蠢的人类,给予了他们超过常人十倍的肉体力量,相对的,把他们变成的半兽半人的形状,成为了她创造出的所有种族中最低劣的兽人族。又选了些内心纯洁品德高贵的人类,给予了他们超过常人百倍的魔法力量,成了龙族。接着为了管理方便,又创造了以她的神名为名的神族,给予了她们超越人类千亿倍的可怕能量。最后为了平衡神族的力量,她创造出了混乱的魔族野花视频在线观看_菠萝蜜视频播放-菠萝蜜大尺度视频
又过了几万年,神魔对战,因为神魔都是她所创造的,所以她只隐居在只有神族八主神或魔族天魔才能到达的九天之外创造神殿。高高在上的看着下界的战斗。这一天,创造女神迦那亚又无聊了,神界和魔界因为前几次大战,都损失惨重,除了最强的几位神魔,其余几乎都在沈睡中,已经暂时息战了。她就随手用空间之门从人界那里抓来了一只小鬼,他就是魔族妓女和兽族男战士滥交生出的杂种-巽炎。。忽然从人界被提到神圣不可侵犯的最高神殿里,这小鬼真吓了一跳。迦那亚看着好笑,正要叫他别怕时,不知为什幺感到浑身酸软,痒酥、灼热异常,并迅速愈来愈明显,产生一股强大饥渴的慾望,同时,脑子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她暗呼「不妙」,暗忖:「这是怎幺回事,我怎幺会有此窘状呢?这……好突然,要知道自己是最高的神灵,从未与那些由自己创造的低下男人交欢过,有时是有些渴求,但是,我不会……这不是我所要的……这是身不由己……天啊!怎幺越来越难受越想要了,该不会是……可是,我并未见这家伙搞鬼呀!对呀,我怎幺这幺傻呀?他是我创造代表混乱的兽人和代表毁灭的魔鬼族的杂种,虽然力量很差,但有我却让他们学会了邪恶的淫药法,这……这……一定是他刚才做了手脚,是!刚才他还说叫我饶他的命,其实他一定是在我喝茶时将什幺催淫的春药放入了我的茶盏中,这家伙……」
她强力睁开欲闭的美眸,向巽炎看去,只见他正淫笑着色迷迷的盯着自己那丰满的欲破衣而出的胸脯,若在平时,她早己怒不可遏了,要知道她可是最至高无上的创造女神啊,可是,此时她反而还以火辣辣的目光迎了上去,强力地道:「小子!你……卑鄙,你刚才在我茶盏放了什幺……啊!我……我受不了啦,我要……」
话未说完,她浑身犹如火烧,慾望涨至极点,忙用双手疯狂的自扯起身上的由自己加持过的仙衣仙裙,顿时,破帛的"嘶嘶"声陡起。(女神迦那亚的衣服,是她创造的神之衣,拥有最高的防护力,就算是神魔两族全部神和全部魔连手都无法对其造成一丝损害,而且可以对敌人进行自动攻击,但女神本尊来撕,那是任何东西都挡不了的啊!)
未片刻,她便将护身的无上神衣扯撕成片片条条,散落地上,连肚兜、内裤全扯了下来,一丝不挂的裸露在巽炎面前,并春意狂发的搓揉着自己的圣体,娇吟不己,且饥渴的叫道:「快!我要……受不了啦!」
巽炎色迷迷的注视着她那肤若凝脂白玉般的胴体,那丰满滑润正在跳动不停的双峰,盈盈一握的的纤纤柳腰,毫无多余脂肪的滑嫩小腹,从郁浓密的草林及诱人的「桃源」入口在她的张腿下,已隐约可见,圆滑白晰,富有十足弹性的修长玉腿,可人俏丽的金莲,半圆嫩滑的白臀……一切全暴露无遗的出现在他面前。
巽炎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他没想到赤裸着身子的创造女神迦那亚竟是这般出奇的美,赛逾天界最美的神仙。(很正常,万物-神。魔。人都是迦那亚创造的,所以没有比迦那亚更强更美的存在,连魔王都是她所创造的也不可能赢的了迦那亚,只是迦那亚不想对付魔王而已)
他淫笑不止,狂声道:「嘿……不错,最高无上的创造女神,你的确拥有「最高神」的智慧,能在瞬间猜出我的……我刚才是在你喝茶时,将指中内早先预藏的强烈催淫春药十倍的『浪女散』弹进了你的盏内,你不要怪我卑鄙,这样,不正好是久旱逢甘霖吗?怎幺样?我这『浪女散』的威力不小吧?你放心,今日我一定会浇灌好你那一片即将枯萎的「草原」!我若不满足你,只怕你会慾火焚身而亡的!可是,我捨不得你这样娇艳如花、赛逾仙女的大美人死去呀!来吧!神圣不可侵犯的最高神-创造女神迦那亚~为我宽衣……」
创造女神迦那亚此刻已疯狂的将自己那粉嫩、弹指欲破的肌肤揉搓的青红髮紫,并有无数道指痕,她己变得有如一只待噬的母狗。
她已完全陷入慾望饑极之状,巽炎上前一把搂住她纤腰,她立即张口狂吻狂舔着他的面颊,并飞快地拉扯下他的衣衫,将他犹如剥葱般剥得赤身裸体,然后,用满盈着色慾之情的美目目不转睛的扫视着其发达、雄壮的虎躯(魔的身体可是很强壮的,迦那亚创造魔兽族时就给了他们强壮的肉体),并颠狂己极的将他浑身狂吻、舔咬、揉抚,近似于野兽的野态。
巽炎亦是慾火进发,二人真是乾柴遇烈火,一点就着,更何况迦那亚是受春药催淫的作用,而巽炎也想好好作贱一下圣洁的迦那亚,那动作比及野兽交合时更狂,更粗野。
二人迫不及待的上榻交战,他们狂极的互咬着对方,来刺激自己的兽慾,这是罕见的一次神魔欲之欢,他们粗野的銮战着……创造女神迦那亚体内的春药强烈的药力全暴发出来了,将她原本蕴藏在体内几亿年的欲情尽数引出,发洩出来,她吻着、舔着巽炎的浑身各处,将其咬得牙痕祟累,并狂极如蛇般的扭动着全身各处,口中亦大声娇吟,欢叫着。
巽炎被刺激的兽性大发,他也粗狂的揉抚捏搓着她的娇躯,并挺枪猛刺,猛顶,口中亦粗喘不己,女神的混沌神力通过下体传到他身上,使他魔气充盈布满全身,而他更将这「神魔兽气」用在对迦那亚的交战中,因此,这一战是空前绝后的、无人可以比拟。(起码没第二个创造女神)
他们粗野的交欢动作不堪入目,其声更是不堪入耳,他们一个狂挺猛顶,一个疾扭快迎,如狂风骤雨奕战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二人才战得筋疲力尽,满榻狼藉的乏极而眠。
直睡至次日下午,创造女神迦那亚始终悠悠醒来,她使力撑直身子,只觉得浑身如同散了架般的酥软无力,并疼痛不已,娇躯上片片青紫于红,下体汙血大片,两条玉腿上亦有许多乾涸的血迹,软榻上也有许多髒物,她又看到身旁仍在沈睡的巽炎,不由惊愕不已,暗忖:「天啊,我怎幺会和这个家伙干出这种事来!我们是怎发生的?依我们这身子流出的髒物看,一定狂战了不少的时辰……这家伙佔了我的贞操和尊严,我……我怎幺会这样!我记得……看这天色,莫非我们是从昨日至今,我当日感到头晕,慾火上升,这全是他用了春药导致我……我要杀死他,杀死他这个夺走我贞操的混蛋!他不仅用药迷失我,还佔了我清白之身,我要杀死他………」
她遂从空中召唤出神剑-混沌神剑,刚将剑抽出,她又无力的鬆开手,暗道:「我……我真下不了手,我以前以为自己是无敌最高的存在,从没想过男人,但从昨天看来……我真的很需要男人,特别像他这样床技高超又强壮的的男人,没有男人的日子实在是很乏味,无聊的!我不能杀死他,我觉得他这一战让我那久旱之地得到了甘雨浇灌,我似乎于这一日间变得开朗、舒服、年轻了……更充满了青春之力!天……希望这个男人不要离开我……不要说我贱,因为这是人之常情,我已经真的不能失去这个男人了,他灌溉了我,让我很需要他……」
正在此时,巽炎醒了,他看着正在发楞,但面露欲后无比欢愉的满足感而现出一张笑容的创造女神迦那亚,心中不由狂喜万分,知道经过昨天这一番翻云倒雾的狂欢后,创造女神迦那亚的一颗芳心已牢牢的被他拴住了。
蓦地,他瞥见创造女神迦那亚那迷人的美妙的裸体旁的混沌神剑,差点吓死……他连混沌之力的1/99999999都受不起啊,但随之贼眼一转,他立即明白了……创造女神迦那亚也回过神来,看着他,巽炎不失时机的射出深情的目光迎了上去,她不禁慾恨还喜,正仿惶时,一只热烫有力的大黑手放肆的在她丰满白晰柔滑的双峰上温柔的揉抚,她不由感到浑身酥软无比,娇躯剧颤,胸脯剧烈的起伏不止,呼吸也是紧促起来,欲拒还迎,一只柔荑情不自禁的搭在他正在放肆的手背上。
巽炎见她竞在一日之内对自己如此难捨,知是那狂烈的灌溉令她那萎枯的欲苗复活并迅速茁长起来,于是,不由暗喜不已,遂使出对付女人的烂技俩来,柔声道:「母神大人,你难道不恨我吗?是我用春药催情让你失身于我的,你醒后怎幺不杀掉我这个无恶不做的恶魔,并强佔了你身子的十恶不赦的恶魔呢?」
创造女神迦那亚已被他那玩弄女人时精妙的魔鬼大手揉的慾望又起,花枝乱颤,并娇吟连连,闻言,她欲言又止,似怒还喜,抚媚万分。
巽炎是曾经有幸看过魔族淫魔手写[淫魔谜典]的操女高手,所以才会随身带着淫药-想不到这淫药还让他操到了至高无上的女神。这情景他怎幺能看不出……于是,他更放肆的将她一手搂紧于怀,一手拿起绸巾,温柔的为她擦拭下体欢后流出的许多髒物,然后,毫无顾忌的在其丰满诱人、吹弹得破的娇躯上游抚,更挑逗得创造女神迦那亚欢吟不己,他更得意万分,就像是在玩弄着一件玩物,他深谙男女欢事,更知如何来博得女人欢心,在这方面可以说他算是高超至极了!于是,他挑逗地说:「母神啊,既然你将圣剑都取出而未杀我,那幺……那幺可证实你是捨不得杀我了,是吗?既然如此,那小魔就遵照您的心意,以后天天陪伴您了!」
创造女神迦那亚已完全陷入了对他求欲的激情之中了,闻言,只觉得他就是自己的主人─般,她已离不开他了,听着其带着挑逗的话,她不但不气,反而欣喜不己,于是,轻「嘤」一声将娇躯整个儿紧贴在他宽阔的虎躯,并仲出粉臂将其搂得紧紧。
巽炎微笑道:「宝贝儿,你的身子还疼吗?如果无什幺大碍,我现在再让你得到一次欢愉如何?」
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娇吟交汇成一首颠鸾倒凤今万物皆羡慕,嫉妒不已的欲欢曲。
激战了一个多时辰,迦那亚觉得自己现在完全的让巽炎征服了,她心里已经把这个她自己创造的魔男子当成了自己的主人,两人然后才偃旗息鼓,鸣金收兵了。
他们意犹未尽,又痛吻爱抚了一阵,在巽炎的强棒下,迦那亚更心甘情愿作了巽炎的女奴,才齐紧紧拥着进入澡堂浴盆内,洗净身子,穿衣饰容。
这两天来,二人尝尽了世上最欢愉的欲欢。他们如胶似膝,缠缠不已……创造女神迦那亚己完全沈醉于他的高超色慾手腕之中,她觉得自己一日也离不开他了,她不能让自己永不衰老的花体倍受寂寞的煎熬,这几亿来久待的慾望一经启开,便无法自控了。
但巽炎还要回人界,他因为只是一只下级魔兽,所以不大能抵受得了天界的圣光,迦那亚是不能违抗他的,只好送他下去。
又过得几日,迦那亚实在忍不了没巽炎的日子了,偷下人界去找巽炎,以她的实力,轻鬆在兽族帐篷里找到巽炎,他却在睡觉……叫了几声都不醒,迦那亚边叫着,边嘟着小嘴,一把掀开盖在其身上的被子,只见他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内裤,双手紧抱胸前,但有一股刺鼻的精液腥味传进了她的鼻中。
她将其翻过身来,只见他的「紫雷锤」坚挺,将内裤挑的老高,搭起了帐蓬,她不由捂鼻含羞,似嗔还喜。
她伸手在口前「哈」了一口仙气,便在其腋窝内搔痒起来。
他翻转了几下,忍不住皱眉睁开眼,猛然见女神正俯身边为他搔痒,由于其上身低俯,使她那雪白的胸脯己暴露了一半出来。
他有些贪婪得盯着其胸脯,嚥了一口水,他猛然将其搂在身上,并说:「迦那亚,我刚才正做梦和你干……正好!你来了,我们来玩一会吧!」
说完,没等这叫「迦那亚」的创造女神少女表示能否,便张臂一手搂在其腰,一手搂在其前面,同时并将那充满激情而滚烫的双唇印在她的樱唇上,狂吻起来。
迦那亚本想挣扎,口中欲叫,但只觉得口乾舌燥,浑身燥热起来,她开始乖顺起来,由勉强到迎合,她亦张臂搂在他的魔背上,并开始轻抚起来。
他的舌头已不规矩了,它杀进了她的口中,并疾速的舔、搅、咬、吸……她开始喘了,并满面涨红,艳若桃花……他的双手开始自她搂着的腰间缓缓向上探寻,已紧紧的把握住那坚挺圆润,肤如凝脂的两座山峰了,他揉搓着,抚弄着……他觉得「小弟」正在狠命地硬了起来,到最后竟硬得如钢,成了一柄百折不弯的枪。他故意将其顶在她的腹间,并来回的磨擦着。
她已感到心中万分难忍,她在急切的等待,渴求……她觉得浑身已散了架,酥酸难耐,并感觉下体的桃源里有一股清泉在狂涌而出。
她的娇喘愈来愈紧促了,其声愈来愈大,让人听后丢魂落魄,不能自抑……她的娇喘给他的神经带来了兴奋,他觉得浑身酷热无比,喉咙己变得异常乾燥,他努力嚥了一口水,喉间立时传出一声沈闷的「咕哝」声。他双手揉搓的速度变得剧烈起来,并开始由上向下滑来。
她无法再忍受了,便急急低呼:「巽炎主人……我……我要……」
他点点头,兴奋地带着战胜者的口吻道:「嘿……你终于向我妥协了!好!我的「无敌魔枪」己迫不急待的要上阵了,再等一会儿。「弹」可要出膛了:那我现在就冲锋陷阵了!」
说时,他边抚摸着,边将她拥至床沿,然后将其缓缓压倒在被褥上。他腾出一只手将圣衣、乳罩褪掉,扔在床下。
两人只各剩下一条内裤了,他用一只手在在他两乳上来回的轻揉着,另一只手则将其内裤正向下褪拉,那浓密的草丛,鲜红的樱桃己陡然现在他的眼下。他扫视着她那白如玉,滑如脂的肌肤,双目不禁再难得一眨了。
她那精雕细琢,完美无暇的胴体已暴露无遗的横呈在他身下。
他端详着她的胴体,目光慢慢游移,像是在欣赏一个他亲手设计,雕琢而出的艺术品那般的扫视着,哪怕是─根毛髮他也要看个清楚。
她已兴奋得快要喘不过气,她伸出双手将他的内裤拉了下来,并毫不示弱的反击着,她的双手握住他那令她心颐、欣喜、兴奋、渴求的「魔枪」来回的磨搓着,轻抚着……巽炎被她那温柔如玉的双手抚摸得激情高涨,他轻声说道:「哎!小美人,快叉开你的腿,我要进攻了!」
圣洁的女神迦那亚乖顺得如一只绵羊,她双腿大张并将臂部 起,小腹上挺,作迎状待之。
巽炎一挺「魔枪」,并在她双手拉送的帮助下,杀进了那泉水涌出,等待多时,欢迎佳宾的「桃花源」。一声异响,「魔枪」已杀入重围,它在里面奋力激战着,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
迦那亚满意的娇声说道:「主人那「紫雷锤」果然是一员骁将,功力似乎比以前又长进不少,啊!用力呀!好爽……」
巽炎使出浑身解数,精招 出,左刺右戮,奋力抽刺着。
迦那亚不甘示弱的迎击着,她疯狂地扭动着,娇喘着,挺送着……巽炎挺动长枪,旋、顶、挺……里面杀伐之声不绝于耳。
迦那亚被他这娴熟的枪法杀得全身酥颤不已,情不自禁的低语着。胸脯及腹间剧烈的起伏着,她双眼微闭,樱唇微张,神情甚是舒爽。
粗浊的喘息声与娇脆的呻吟声混合在一起,汇合成一道令人魂牵梦移的交响曲。
巽炎左手轻揉着她的两乳,右手在她全身轻抚着,嘴唇与其樱唇对吮着……二人(神。魔兽)激战了二十多分钟,双方才鸣金收兵,偃旗息鼓……皆飘飘然沈睡去。
迦那亚醒后,却发现自己被一众兽人围观,而且自己身无寸缕,羞得她几乎晕死过去,却见巽炎还在一旁大笑,说:「看吧,什幺至高无上的创造女神,在我跨下还不是一条母狗??」
羞愧欲死的迦那亚忙召唤来圣衣穿到身上,气道:「讨厌!你这人真无耻,下流!」
「没关係,随你怎幺骂,人家说:打是亲,骂是爱嘛。我正想让你骂一骂呢,不然,我会痛苦一辈子的。你刚才说我什幺?无耻,下流?你说错了,不是下流,而是风流。别穿衣服了,各位一起来看我操这浪女啊~」
巽炎说着,便俯身压身其上,双手并捧起她的嫩脸,张唇在她鼻上,额上……吻了起来,双手更不规矩起来,伸进她的胸脯,轻揉着。
创世女神迦那亚正欲骂他,只觉他那滚烫炽热的双唇己印在她那刚半张的樱唇上,且狂吻起来。她伸手欲捶其背,只觉浑身己酸酥无力,而且急速的变热。
巽炎吻了她足足有一盏茶的工夫,只觉浑身的慾望又在强烈而快速的升腾起来了。他用双手麻利而熟练的将创世女神迦那亚的圣衣、罗裙褪下,然后,又像剥葱般将她的肚兜扯下,那时玉峰立即蹦了起来,跳动不止,恍如两只待跑的小白兔,让众魔兽心跳不已;他将唇移至其左乳上,「唧唧……」吸吮起来,而左手轻轻地揉着其右乳,右手却滑至其大腿部,将她最后的一点小衣──内衣裤脱了下来。并在那片浓密的森林上来回有节奏地轻拔抚弄着,并伸出中指拢弹着那翘首以待的淡红的花蕾。
她开始呻吟了,并前挺摇晃着身子,而她的双手也深入了他的胸膛,给其解带宽衣,剥得一丝不挂!她刚扯下其内裤,却尖叫一声道:「你真厉害,刚才差点把我弄死了,这枪还这幺硬,这幺挺!我真的怀疑你那是不是肉做的,难不成真是的名副其实的钢枪?」说着,她并伸手爱抚着它,摩娑着它……巽炎笑笑道:「我这桿枪可真是铁打铜铸的,不然,怎幺能连续操你这蕩妇而不弯呢?」
创世女神迦那亚不服气的道:「好,那我就来咬断你这桿自以为荣的枪,让它以后不能在别人面前逞威风!」
说着,便用双手撑起上身,仰首用樱口含住其枪便忘情的吸吮起来。
巽炎立时感到一种异常的舒服,他停住正揉抚其乳及其洞的双手,将她的香肩抓住向前拉扯,并挺抽着长枪。
创造女神下贱的伺候着巽炎,让他浑身舒畅无比,达到了欲死欲仙的境界。
就这样交战了盏茶功夫,巽炎猛然觉得一痒,一股白箭般的液体射了出来,刚欲呼叫,己来不及,全射入了她的樱口中。
可迦那亚却未吐出,而尽数吞下。巽炎轻声道:「你怎幺不吐出来呢?」
创世女神迦那亚一笑道:「人家全部都是你的……你这宝液可滋补养颜呢!」-她已经忘记了周围的魔兽们。
一群魔兽看到这里,都哈哈大笑,赞巽炎厉害,能把创造女神训练成这样。
迦那亚这才想起周围环境……羞愧之下,一记「寂灭之华」把整个兽族营地都毁了,所有魔兽都死光,除了让她又爱又恨的巽炎。但巽炎也给吓晕过去了。
不知道该怎幺办的迦那亚,隐藏了自己的天神之光,在人界散心。在酒馆里喝酒,女神多美啊!全城的人都来看迦那亚了,并且为了和她说话打起来,最后,一个纯兽族的熊兵-蔔主人赢得胜利,虽然只是个下级兽人,但兽人的力气还是比人类大多了,特别是熊人。
蔔主人一上来就俯身一把将其拦腰抱住,创世女神迦那亚才未摔下。迦那亚此时已醉了,闻到男人气息,顺势一倒,贴在他那宽阔的胸脯上,并伸手圈在其颈。
兽族熊兵蔔主人一怔,但此时二人因刚饮酒之后,浑身燥热,身子这幺一贴,立时觉得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而此时,创世女神迦那亚那迷人的美目亦目不转睛的仰视着他,他的心中不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求。
于是,他那接着创世女神迦那亚腰肢的双手,将其接得更紧更近了。她那成熟坚挺的乳房虽隔着衣衫,但兽族熊兵蔔主人仍能感觉到它的温滑及极强的弹性。他的「紫雷锤」恰巧正对着其腹间,这一下不由使他的「紫雷锤」猛然勃发变硬坚挺起来。
而创世女神迦那亚的小腹亦能感受到它的硬度及枪头的温度,因为,她的下体只穿着一层很薄的罗裙,这一接触,焉有无感觉之理?她觉得下阴在开始发热,发痒,并在慢慢湿润。
原本蔔主人就有企图,何况又是对方不反抗还欢迎呢?因此,只相拥了片刻,他便急不可待的拥迦那亚至地上,并宽衣解带,赤条条的搂在一起。便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上马了。
创世女神迦那亚此时显得异常兴奋,妩媚,可能与巽炎干这事时,她也从未有过如此的亢奋,她粉面艳若桃花,红若晚霞,樱口微启,凤目中竞现出令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媚笑,她那蛇一般的手臂及腰肢,玉腿紧紧的缠绕在蔔主人颈上,腰、腿上。
兽族熊兵蔔主人那壮实,高大的身子压得异常舒服,那特有的兽人气息令她神迷,那强猛有力的动作撩得她心里犹如猫抓般难受,她要急切的待他疾攻。
因而,创世女神迦那亚她使出浑身能让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住的媚术,她狂吻着蔔主人,从面部的嘴唇一直吻到其坚挺的「紫雷锤」上,她的手自其脖部一直抚到其下身腿部……她除了与巽炎交战以外,兽族熊兵蔔主人便是与她交战的第二个男人了。她觉得蔔主人只是招术上逊于巽炎,而力气好像比孙巽炎又稍猛有力一些。她这次已全心全力的投入了,她要尽兴一试这猛不可挡的猛兽的本领。
蔔主人那壮实的身子己被她抚弄得剧颤不已,他气喘如牛,双手及全身猛烈的在她娇躯上摩娑,抚摸着……将创世女神迦那亚逗得娇喘浪叫连声。
二人抚摸,狂吻了一盏茶功夫,便进入了真正的激战,蔔主人那「长枪」己蓄势了许久,坚硬如钢,他一挺长枪,只听「扑呲」一声异响,枪己刺入穴内,那穴内润滑如脂,他再一使力,枪便直达羊肠小道的尽头。
创世女神迦那亚一声爽叫,遂剧烈地随蔔主人的挺抽而使她全身毫不空闲,浑身都在剧烈的运动着。
蔔主人杀得兴起,不禁笑道:「嘿……小美人,没想到你是我蔔主人遇到的第一个强敌,你的功夫竟高超的连我都招架不了!啊!好爽呀!不……不过,你不是处女,要是你男人知道了,你怎幺办?
创世女神迦那亚边运动,边娇声道:「你的枪真淩厉,你竟能和巽炎一样给我带来同样的舒服……今天我到这儿来,巽炎他不知道的!不过,我只能和你偷偷情而已,不能什幺都给你,你的确是我所需的那种强壮男人,但我们之间是需要,而不是真正的感情!因为,我敢说谁也代替不了巽炎的完美技术!……今天,我与你这事……是由于我心里郁闷,所以,才……不过,说真的,如果没有巽炎在先,我说不定会让你做我的主人!……
舒爽完后,迦那亚使用空间之门回神界,在她居住的天外天创世神殿外,却听见了一阵阵女人浪叫,忙冲进去,却发现她在创世之初就创造出的八大主神(生命女神,光明女神,黑夜女神,智慧女神,天空女神,冰雪女神,火战女神,大地女神)都跪在地下,任由巽炎亵辱玩弄,羞的她也有点浪了,忙用「心之眼」以巽炎的角度来重回时间:
(心灵之眼)我的族人被迦那亚都杀了,我很生气,我很爱我的族人的,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她的宫殿里,正难过,听见外面有个女声:「神主大人,我们发现人界有一股能量波动!」我心念一动,说:「那是本神做的。」然后走了出去,我知道创造女神迦那亚这婊子从不让她创造的神族看到她的样子,所以我现在可以冒充她。哪知,出去了才看见,跪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天界的SS级火之女战神-羽衣。要知道她以前可是邪恶的恶梦,拥有任何邪恶都无法抗拒的超强战斗力,真吓死我了,不过转念一想,我最近操过迦那亚不少次,她的创造气息也有一点沾到我身上,没準可以瞒过这精明厉害又强大的绝色美女战神呢?
我忍不住色心大起,猛然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女战神羽衣惊叫了一声,但却没有丝毫的抗拒,而且主动消去了身上的衣服,娇躯温软如绵的直偎在我怀中。轻轻鬆鬆,把未经历过男女之情的女战神羽衣积聚了数万年的情火给引发了,一发而不可收拾。纵使她是我以前最怕见到的战神,但现在这位绝色天神已被我亲热缠绵的样子,映射在了她圣洁无尘的天使之心中,使得她越发渴盼得到我的怜爱。
女战神羽衣一双玉臂反钩住我的脖子,美目凄迷的忘情的回应着我的亲吻,雪白的冰肌上泛起醉人的嫣红,这副春情难抑的样儿出现在高贵圣洁的女战神羽衣身上,格外的绝美诱人。我心中一动,笑着低声逗她道:「女战神羽衣,你以前不是很火爆的吗?来,我让你在上边,来啊~」
羽衣羞不可仰的娇声抗议:「大人……你要我在上边……不……太羞人了……噢……」她发出惊叫是因为她整片茂密的丛林和氾滥的溪谷,全部落在我掌握之中。我的中指顺着凹陷处压下,在洪流中抵住了伫立在溪谷顶端的磬石,女战神羽衣咬着牙忍受着那触电似的快感。
「哎呀」声声,女战神羽衣纳喊着,给我的手指迫开了紧封的洞口,闯进了人迹鲜至的羊肠小径:「主人……好美啊……」肉洞内一下一下的抽插叫她快要美死了,我的中指直插到底,指头慢慢的在旋转。月色偷偷的从窗户缝里爬进屋里,让我可以欣赏到她眉头紧皱的可爱神情。我的手指动一动,女战神羽衣的眉头便皱一下,小嘴已无法按捺得住的倾吐出梦呓似的娇吟。
「好舒服……哎……有点痛……」她的小洞又窄又烫,跟实体的人没有什幺两样。她的娇媚模样已经让我无法忍耐了,我正欲翻身上马,女战神羽衣却伸手拦住了我:「主人……让我自己来……」我有点担心地看了看她,女战神羽衣羞涩地望着我坚定地点了点头。刚才我说的那句话只是玩笑,并没有真的让女战神羽衣在上面的意思,没想到女战神羽衣倒真的听进去了,随她吧。想到这里,我就仰面躺在了床上,扶着女战神羽衣跨坐在我的身上,我的玉杵好似擎天一柱,耸立在我的小腹下。
「好大。」女战神羽衣伸了伸舌头,娇憨的说道:「真的可以放进去吗?」
我笑着说道:「你试试看就知道了」战神羽衣羞涩一笑,一手按在我胸前,另一只手则抓着我的玉杵,慢慢的贴到她的花丘上,口中吐出了梦呓般的呻吟:「嗯……好烫啊……」
「怎幺停了下来?」看着女战神羽衣的动作停了下来,我都有点忍不住要着急了。
「创造神主人啊,你不要催,人家害怕嘛。」女战神羽衣喘着气嚷着说,身子慢慢下坐,龟头在玉指撑开的两片花唇中间陷了进出,马上被肉唇紧紧的包裹起来。她双手都移到我胸前,屁股慢慢的落下:「好胀啊……哎呀……好痛……」她一边雪雪呼痛,一边缓缓的坐下。虽然已是满路泥泞,但紧窄的感觉仍然叫我几乎马上吃不消。
「怎幺又停了?」才刚进了个头儿,女战神羽衣却又停了下来,真是让人着急。
「人家痛嘛。」女战神羽衣娇啐道:「呀……不要动……让我自己慢慢来……好吗……」我正想先斩后奏,可是才一挺腰,已经被她快一步一把截住了。我的胸口一湿,原来她痛得滴下眼泪来,我连忙停下不敢再妄动:「对不起,羽衣,你自己慢慢来吧,我不动了。」
于是女战神羽衣再慢慢的往下坐,途中又休息了好几次。那又渴望又痛楚的喘息声,不断在为我的玉杵在加油。凭着那落在我的胸口上长长髮丝的颤动,使我清楚的感受到她是怎样忍着痛,逐寸逐寸的慢慢把我吞噬。到我们的耻骨终于碰在一起的时候,她已经累得混身湿透的倒在我身上了。我闭起双眼,静静的体味着宝贝被火烫的嫩肉紧紧的裹着,在一下下的颤动,真是让人消魂。
「主人,我清楚地感到你在我的身体里面,好像已经拥有了你的全部。」女战神羽衣满足地在我颈上喘着气,一抹红色顺着流出的玉液沾染在身下的床单尚,鲜艳的落红如玫瑰般娇艳夺目。女战神羽衣的身躯虽是由天地间的战斗能量拟化而成,但一切均同实体无异,连处子落红都有,体内的温暖与湿润令我舒爽至极。
「羽衣,痛吗?」我体贴的吻着女战神羽衣额头上的汗水,女战神羽衣明亮的眼睛里在月光下闪耀着幸福的光芒,腻声说道:「嗯……主人……比我想像中还要痛得多……但是……我却感到很满足……」
我得意的吻着女战神羽衣,柔声道:「以后的交给我,好吗?」女战神羽衣点点头,事实上刚才的艰苦旅程,已经消耗了她太多的体力,就算她是强大的战神也一样不行,抱着她转身,把她翻到下面,两人仍是紧紧的接合在一起,转动时的擢动又让她再痛出了眼泪。
我让女战神羽衣躺好,双手 起她的大腿,腰部再微微的推前,把阻隔在我们之间的些微空隙都填满了。女战神羽衣娇呼着仰起头来,承受着那最深入的刺激。在我缓缓后退的同时,宝贝牵扯着紧迫的肉壁,女战神羽衣又痛得皱起了小脸。我把宝贝退到只余下头部,在肉洞的开口处轻轻的抽插,先让她慢慢地适应。
雪雪呼痛慢慢的混和了愉悦的呼唤,我开始尝试着逐分逐分的深入,享受着那种开天闢地的快感。充满了少女矜持的蜜穴一直在顽抗着,向入侵者施以强大无比的压迫力。随着攻城棒每下一的后退,紧贴的肉壁马上坚决的填补了那腾出来的空虚,使我每一下挺进都要用力的重新开拓。
月光像也像受不了我们鹏飞的激情,羞得躲到云层的后面。我在一片黑暗中,再次到达了秘道的尽头,奉献出我的全部。龟头抵在那硬硬的小肉块上,强烈的快感让女战神羽衣不得不弓起腰来承受,在她长长的喘叫中,一股炽热的洪流从肉洞深处涌出,洒在宝贝的顶端。我停下来让女战神羽衣休息了一会,才再开始再原始的活塞运动。我强忍着慾火,维持着温柔而缓慢的速度,女战神羽衣慢慢的也学会了生硬地挺着小屁股在迎合。
「啊……主人……再来……好棒……我还要……啊……美死了……」女战神羽衣在我身下呻吟着,娇呼着,洁白如玉的冰肌雪肤上泛起醉人的嫣红,同我抵死缠绵着。她体内压抑了数万年的情慾已完全被我引发了出来,忘形的吶喊着、迎合着,竭尽全力的付出她的爱和接受我的爱。由胯间不停的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可以看出我跟她都陷入淫靡的深渊中渐渐忘了自我。
女战神羽衣不停地挺起屁股配合着我的抽插,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上挺起,使我与她的私处相连到一点缝隙都没有。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在抽搐着,接着本来就已经有些痉挛的蜜穴内,更是开始急剧的收缩,蜜壁周围一圈圈的嫩肉则强猛的蠕动,并不停夹磨我的肉棒。
「啊……主人……好棒……好好老公亲亲老公……你真棒……再……再来……再大力点……羽衣……还要……」感觉到自己与她都已经开始逐渐接近极限后,我再次加快了在女战神羽衣粉嫩湿滑又紧小的蜜穴中的抽插。女战神羽衣的胯部被我的小腹撞击得发出更大「啪」、「啪」的声音,与两人交合处的「噗滋」、「噗滋」的水声,交织成一篇激情的乐章。
女战神羽衣娇躯一颤美目大睁,粉脸上现出极度满足的妩媚神情,主动挺耸迎合起来,赤裸的娇躯上大汗淋漓,宛如一条又香又滑的美人鱼。我紧抱着女战神羽衣那灼热的动人胴体,一下一下的冲开紧箍的嫩肉,深入那稚嫩的栈道。女战神羽衣如泣如诉的在我身下面喘叫着,努力的去记下初交每一下的冲击,每一下的抽离。宝贝开始不受控的猛烈跳动,我知道快到极限了:「羽衣……不行了……我要射了……」
在最后的抽插中,我把肉棒深深埋入穴内,直抵着子宫壁,将浊热的阳精一股脑儿的射入子宫内。阵阵抖动后,女战神羽衣舒服得全身颤抖,突然四肢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缠住我,尖叫个不停。然后女战神羽衣娇躯一阵巨颤,尖叫声也变成了诱人的喃喃低语,花心接着又射出一波热呼呼的阴精,与我射出的阳精溶合,接着便如一瘫烂泥般软倒在床上。
将阳精全部发射完毕后,我欲抽出肉棒时,女战神羽衣突然将两条瘦长匀称的美腿自然的叉开,挟紧我的腰,不让我们紧密交合的下体分开,娇喘着呢喃道:「主人……不要动……我要你在里面……我不能没有你……」
嘿嘿一笑,我想到了个操遍天界高等神族的法子-虽然以前我只是个小魔兽(现在也是)可女战神已经把我当做至高无上的创造神了,那幺我就可以利用她……这女人还能用,还能好好的用。
想到这里,我忙对神圣的女战神说:「宝贝先别睡,你叫冰雪女神过来。」高等神族之间都有心灵通讯,没有这能力的我,只好借助女战神的能力了。以前在人界就一直听说天界冰。雪二女神是号称天界最纯洁也是最冷傲的,今天可得试试她们的味道了


【完】